晓风博客

一片荒芜的地方

聊聊信息渠道这件事

想想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媒体一直以来都是件很重要的工具——法西斯用来控制人心、宗教用来控制思想、百度告诉你什么是「最好的」医院,朋友圈告诉你,什么是「最好的」祖传秘方。

你问我,最好的___是哪家?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信息这件事,从来都不是绝对权威。人多了,大家都说好了,或许真的就好了。但也没准,「大家」其实就是一位公关老师。公关老师真厉害。

再来说说信息获取这件事情,互联网时代,相信大家都不怎么看报纸、电视了。报纸、电视有广电这样的机构去审核,微博、百度虽说也有鉴图大妈再管这事。但有时候,信息还真就不是客观、公正的。

最近知乎上一个很火的回答,「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了,原吧主小吧主突然间全部被拿下。如何看待百度这样的行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322261 」确实很好的说明了这么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信息权威性不是百度说了算,也不是新浪微博说了算,更不是朋友圈里说了算。

那谁说了算?在有良心的企业里,用户口碑说了算。在人性泯灭的公司里,钱说了算。

所以一个公司/人的良心是很重要的,狼在猎食羊的时候是不讲良心的,毕竟羊是狼的食物。但人和人之间,不应该是狼和羊的关系。但现实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有时候还真是狼和羊的关系。

既然我们改变不了狼想吃羊的野心,那不如从自身做起,不当羊,至少不当只嗷嗷待哺的小羊。

写到这里真的忍不住想笑,昨天朋友圈被微信的一个分享刷屏了。然后就有人说,这是盗号链接,然后大家就开始疯转。我不知道传播谣言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但真为那些疯转的人感到捉急。更拙计的是,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多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微信作为一个数亿用户的 APP,能让一个打着微信官方幌子的链接在朋友圈疯转吗?到底是手握大数据的微信被骗子智商碾压了还是你被智商过滤器过滤了。

所以骗子为什么这么多?因为傻子多。发个短信说把钱转到我卡里,卡号是xxx。每次收到这种短信的时候心里都在想真的有傻逼会转吗?但结果是,还真有人转。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如果这事没有一个人上当,骗子早饿死了。所以骗子其实就是一层智商过滤器。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提高自己的智商呢?有什么不懂的该问谁呢?

对了,不是有百度吗?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所以逻辑是,大部分网民已经养成了百度的习惯,百度就成了权威。然而百度上的内容,有时候是大家说好,真的好。有时候是给钱就好,所以排在前几条信息里的还真是不能看,利益相关的东西,假的太多,骗子给钱也能排在前边。

那百度有时候不靠谱,还能咋办?

世界上还有一种叫 Google 的搜索引擎。(番茄税该交交)

中国还有一家叫知乎的网站。

还有一个叫 wikipedia 维基百科的东西可以搜词条。

同样还有一个叫果壳的东西可以了解知识。

有个叫丁香医生的 APP 还是蛮靠谱的。

微信里还是有很多蛮靠谱的公众号的。

对,还有个东西叫 Twitter。

另外还有些人会写一种叫博客的东西。

公开课其实也蛮靠谱

如果你 English 没问题的话,Google 就够了。

骗子、假货这些东西可能永远都消灭不玩,原因是永远都会有傻逼存在。那傻逼是如何炼成的?懒*3+2 = 傻逼。

写在24岁的扯淡

二十四岁,又一个黄金十二年要来了。在这个时间点上写点东西,希望以后的自己在回忆年轻时能对二十四岁有个印象。

既然要回忆,那就先来回顾一下吧。一转眼就是二十四年过去了,其实小时候的事情也还历历在目。小学二年级的自己语文数学双双58分不及格以及被老师罚站。初中的时候在游戏厅里度过的昏天黑地。高中时对计算机动画的沉迷以及想清楚一些事情开始懂事。大学时期的迷茫虚度但也凑巧做对了一些事情(学习前端,去北京打拼)。刚工作时没什么压力就是够交房租能把工作做好就很开心。工作稳定之后回到西安的这一年多。回过头来看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前二十四年。起起伏伏,有因有果。这么说也挺有意思,人生恰如一场游戏,就像王者荣耀里的排位一样。有胜利也有失败,有时候自己再努力也不一定赢,毕竟你不能保证队友都不坑。这恰恰像是我们在这个社会打拼一样,并不是单纯的努力就会升职加薪有更好的生活,有时候也是资本和运气的积累。但无论如何只要你用心努力段位其实也在一直上升。等升到一个阶段上不去了就需要自己静下心来,想想原因。谁说游戏不好?游戏如此,人生亦然。

怎么给过去的自己打个分呢?分高了自己会骄傲,分低了会气馁。干脆作罢,分数也并不总是那么重要。不如来回顾一下历史战绩,分析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结局。

小学的时候心智未开,其实也没什么好总结的。不如从初中开始,初中的时候大概就是学习差、爱玩游戏这么两件事情。学习为什么差呢?考初中的时候超长发挥,写了一篇和表叔钓鱼的作文可能是写到了监考老师的心里最终考到了初中八十多个人全班第一的成绩,然后就开始骄傲了。那时候也年轻,不知道别的孩子小学时家长投入了多少的心血,不知道自己在玩耍的时候别人在努力。反正就是记得自己全班第一很厉害,班上学习好的女生都说这个男孩学习挺好但是就是上课爱说话。没什么见识,不知道差距还自顾自的骄傲最终的结局就是第一次考试考到了后二分之一的水平。这一考自己也就知道了差距,课程更加全面的初中可不比只有语文数学的小学。成绩就此一落千丈,排不到后三分之一但再也进不了前三分之一。最终高中也几乎没考上,落了个低于分数线照顾录取的惨境。这段经历总的来说还是自己没啥见识还交了一帮不爱学习的朋友。

这些朋友都是什么类型的呢?几个同样小个头爱看漫画书的,漫画好看啊,上课的时候也看。看到老师都点名说想看我的漫画书了。还有几个爱玩游戏的,我这没见识的哪知道哪个游戏好玩啊。这帮朋友一放学就叫走,先是去游戏厅“打板(游戏币)”,后是去网吧通宵。初中三年就这么浑浑噩噩“快乐”的度过了。现在初中的朋友也基本没联系了,回到网吧和游戏厅再也找不回当年不吃饭玩游戏的感觉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谁的青春没糜烂过…

这么说很快就到了被“照顾”录取到全县几乎最差的高中这事了,虽说是低于分数线考进去的但还是被“照顾”录取到了重点班,毕竟剩下的人都是连300分都没考到就进去的人。在这样一个全是鸡没有凤的高中里,考试的时候稍微用点心再加上和舍友串通好互相抄一抄就到了全级第二名了。说来也惭愧,这个第二确确实实是有水分的。我都不相信我英语能考到六七十分。那考到第二怎么办?有了初中的经历心里也有数了,下次考试不管怎么着也要留在前三不能掉出去啊。就这么着上了一个快车道,为了不让自己丢脸就好好学习吧。高中说来也是,在家里一些事情的影响下自己就突然懂事了很多,有段时间早上连续五点起床去早读坚持了一个月。以前字写的很差后来也开始坚持练字,下课的时候也很努力的玩好乒乓球,也开始写不那么流水账的日记。这人说变起来也真的是快,只要自己下定决心去做,静下心来写写东西和自己好好沟通也没什么特别难的。毕竟只是在“鸡圈”里让自己觉得自己不是一只鸡,努力挥挥翅膀做不到凤能飞出鸡圈就成。最后的结果也还算满意,整个鸡圈里就飞出了我这一个二本,因为底子太差一个普普通通甚至别人根本不屑一顾的“烂二本”其实在很多教育资源不足娃娃们没啥见识家长们没啥文化的地方也是蛮不容易的。毕竟你周围的人都是这样,你可能也会变成这样。想做到在鸡圈里把自己不当鸡看,那就只能先去了解凤凰是个什么物种,知道世界有多大,知道自己的位置。

大学的时候是在一个舒适的三线城市里的一个“烂二本”里上的学,刚进大学的时候觉得学校怎么可以这么大,食堂怎么可以这么好。完全一副鸡圈里的鸡飞出来看到原来鸡圈之外还有鸭的感觉。殊不知自己可能是在一个大养殖场里从鸡圈飞到了鸭圈。很有意思,你怎么知道你现在不是在其他的什么“圈”里呢?没准现在呆的是鹅圈,细思极恐。一个三线城市的二本,大家日子也过得舒舒服服,逃逃课,打打撸啊撸,喝喝酒,聚聚会,唱唱KTV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低物价、低消费家里还每个月打钱这样的生活可能会给很多人一种错觉:日子会这么一直舒服下去就算毕业了也是。直到日子飞快的到大四很多人开始发愁毕业了怎么办,一堆人跟风考研跟风报公务员跟风考招教。大家考我也考嘛,反正这样会安心一点仿佛自己在认真努力。好在自己大学虽然没干啥正事却找到了自己的爱好,初中沉迷上网打游戏,高中发现自己其实也还蛮喜欢开发游戏的,或者做个小动画也不错。但那个时候知道考不上本科啥都没用也就没太多时间钻研这些。到了大学可算是有时间了,大把大把的时间等着自己浪费。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谈恋爱,三分之一的时间打撸啊撸,三分之一的时间学点电脑技术最后也还算会点花拳绣腿。什么你问什么时候学习?不存在的。连十分之一估计都没用到。大学学会了什么?学会了打中单。学会了一点点谈恋爱。学会了怎么重装系统。最重要的是知道了自己喜欢什么,知道了自己将来可能的就业方向。以至于究竟学会了什么技术,真的只有重装系统和怎么打开编辑器装模作样的写几行代码。如果当年没学会怎么打中单的话可能会学会怎么打上单,哦不,是学会怎么重装Linux。

过去的事情没法评价好坏,就算重来也不一定有更好的结果。没什么见识加上没什么自控力可能也不会有啥大出息。这可能就是命,小富小贵看运气,大富大贵看命,或者说看自己骨子里埋下的 DNA,骨子里的性格和习惯。不鸡汤了,继续扯淡。

大四的时候可能是迫于自己对工作、经济压力的担心,也可能是出于对技术的追求,只身去做了两年北漂。要说前二十四岁发生的事情哪个阶段最多,那就是这个阶段了。第一次游泳,第一次滑雪,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认识到阶级的存在。如果说之前都是在鸡圈鸭圈待着这次可算是走出了各种圈来到了养殖场转悠。这个世界除了养殖场还有其他地方吗?可能有吧,没有体验过但是好像也知道还有植物园动物园。至于其他的什么园什么圈,到现在也是懵逼的状态。这个阶段经历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起码把各种编辑代码的编辑器玩了一圈。至于真正核心的硬核技术?不存在的,还是花拳绣腿。毕竟起点本来就低,即便是玩过不少东西也算是用心学过一些东西但起点还是太低了。最打击的是同事有一个九五年的小伙子高中就读国际学校,大学在美国读 CS 专业然后还辍学了。论技术,编译原理、操作系统、各种编程语言、Linux 命令随便玩弄在指尖。甚至请教问题的时候一点都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需要一点点讲成大白话才勉强懂几分。这事挺让人沮丧的,虽然自己做了不少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前面。而且是远远的在前面,看不到超越的可能。

基础这个事情很可怕,不管是经济基础还是学识基础。基础决定了自己的上限。是花拳绣腿小打小闹还是顺风顺水小有所成这些很大程度上都看基础。那基础差怎么办?放弃吗?也不太好吧,不太能对得起自己吧…

时间到了2016年,北漂两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异地恋的状态。而异地的情形仿佛看不到尽头,就这样在一个合适的机会下回到了西安。上不同的学校,去不同的城市、公司工作这些看来对一个人的影响确实很大。好在西安这个城市还算有一些互联网企业,而且平心而论二线城市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最好的公司也不及一线城市的中等公司。毕竟一个城市里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人口,总会有一些出色的人非常优秀甚至不亚于一线城市。城市对人的影响很大,但在你身边工作的人影响更大。说来可能也是安慰自己的借口,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三线城市安逸的感觉。这一次怪不得环境,只能说是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仿佛有些堕落。有人说堕落的开始就是减少输出,这么一看自己的博客共有170篇文章,2015年之前有168篇,这已经能很好的说明问题了。

最近西安的房价上涨了很多,以前不怎么关心房价的一个人打心眼里觉得买房和自己没啥关系。但到了结婚的年龄,一些压力也自然而来。浪费了很多时间在看本地城市发展的论坛,担心这样一座城市的未来发展如何,会不会影响自己。也浪费了很多时间在看房价动态,哪里的房价怎样怎样看了一年越看越绝望。过于关注环境反而忽略了对自己的审视,觉得高房价打压年轻人好好奋斗的意志却在私下里也不再对技术保持热心而是又回去打王者荣耀。人就是这样,性格、习惯决定了命运。回顾过去的起起伏伏,因为自控力差,学习差。因为认真,学习好了点。因为坚持,走上了技术的轨道。也因为再度痴迷游戏浪费了大学的大把时光。有人说成熟的标志就是自控力,想起来自己有时候像个孩子一样控制不住自己。已经二十四岁了,未来的一段时间希望自己能保持坚持也重拾认真,能学会自律但也保持童心,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以及对未来的希望,相信自己,做最好的自己。以及,谢谢过去的自己和陪在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希望未来你们也能有一个不辜负自己的“二十四年”。

Tech Lead

做 Tech Lead 时犯下的五个错误

本文摘选翻译自 ThoughtWorks 文摘 Techie to tech lead: My five biggest mistakes

Tech Lead 就应该是团队中技术最强的那个人吗?

技术的强弱和实际的权力并不等同,不要因为自己的技术实力不是最强的就感觉到不安全,甚至觉得其他人是自己的竞争者。一旦自己缺乏自信,在做决策的时候就会变得犹豫不决,难以做出有价值的决策。

在拓展自己的能力的时候,过于专注在技术

通常在自己领域自己的自信心是非常足的,但是在其他的事情上比如客户会议上自己会感觉到力不从心。了解自己在其他方面(影响力、战略性思维、说服力、指导能力等)的不足是非常重要的。但往往这些软实力不像开发这样的硬实力我们知道明确的学习路径,这些软实力的学习往往更加的困难。

继续把自己当成一个独立的交付单位

团队中分为两类人,直接交付价值的人(如工程师),另外一类就是最大化生产效率的人。这类人有 QA/BA/Lead 他们的直接目标是想办法通过移除 blocker 解决痛点等。帮助直接交付价值的人产生更大的价值。因此站在这个角度上自己所参加的会议、招聘等事情都是在交付价值,而不是说只有好好写代码才是在交付价值。

即便是作为 Tech Lead 也并不是所有事情自己都清楚的或者必须要清楚的

作为 Tech Lead 我们应该更专注于重要的事情上,而不是哪一行代码有问题或者是有什么 Bug 甚至是这块代码写的不符合 OO 的思想。充分的信任团队能够处理好日常交付的事情并引入更高效的工具比如团队 code diff 来避免这些问题。而自己应该专注在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架构。如果说有哪个架构改变了而 Tech Lead 不知道,那这是不应该的。

注意到团队中发生的“信号”

作为一个开发你可能只关注自己的 Story 是否发生变化,而作为一个 Tech Lead 需要对自己团队中的气氛,或是生产效率有敏锐的嗅觉。真正优秀的领导知道当前团队中各个信号的现状以及怎么去做出改变。这些能力是可以刻意学习的。

对一个 Lead “新手”来说可能会犯很多错误,这些错误往往是相关的。比如自己过于重视技术本身对自己的影响就会陷入一个开发者的思维。这也会阻碍自己意识到其他方面的问题并学习其他的领域。而作为一个“人类”而言,其他的能力例如沟通、说服、快速学习、解决复杂问题、抽象思维能力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专注于技术并且回归到技术领域可能是好的,但这也只会让你成为一名技术专家。同样 Tech Lead 所需要的这些技能也并不是只有真正的 Lead 才能够去学习,团队中应该培养这样的机会让更多人在安全的环境下学习和发展这项能力。

Real artist ship

1984年的1月,在苹果的办公室内,已经凌晨的办公室内仍然灯火通明。因为新的Macintosh电脑即将在几天之后向公众展示,大家看起来都非常疲倦,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片乌云。整个团队甚至从去年圣诞节工作到了现在,但新的系统仍然有很多问题。虽然这栋大楼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在帮助团队进行软件的测试了,但新系统的发布看起来仍然遥遥无期。

距离项目截止日期只剩下一个星期了,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地帮助完成整个系统,桌上的巧克力豆几乎没有怎么被动过,杯子上还残留着温热的咖啡。“我们推迟两周发布吧”,在经过无数的 Bug 修复以及无数的新 Bug 被发现之后,Jerome Coonen 和团队做出了这个决定。此时的 Steve Jobs 正在东海岸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公众发布会。

Jerome 和核心的开发团队一起走进了会议室,大家准备通过电话和 Steve 商量这件事情。随着嘟嘟的拨号音从电话中传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中似乎只剩下这段回荡在每个人心中的嘟声。

“进展太慢了,系统中仍然还有很多 Bug 没有解决,我们不可能如期发布了。推迟两周吧。”简短的几句话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大家彼此之间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No way! 绝不可能推迟!” Steve 在电话中回答道,电话里气喘吁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你们已经在这上面工作几个月了,再推迟一两周根本不会有什么改变,新系统必须如期发布,尽力而为就好,回去工作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整个团队虽然仍然对推迟发布日期之间事情感到不满并争吵,但大家仍然在不断努力。交付日期从周五的下午六点被推迟到了下周一的凌晨六点。那正是工厂开始上班的时间。直到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剪贴板功能仍然有问题。开发已经困到不能独立思考,企图通过没有复现这一理由告诉自己这没有问题。但旁边的 QA 似乎看出来这其中一定有蹊跷,因为几天没有好好休息太困的缘故,当 QA 问到开发时这里究竟没有问题时开发已经懒得狡辩了。最终在 QA 的帮助下剪贴板的问题被修复了。到了周一的凌晨四点,一个重要的系统组件 MacPrint 依然还有崩溃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流淌,到了凌晨五点三十,最后一次系统的打包发布,一切看起来又不是那么的糟糕。MacPrint 的问题看起来比之前已经好很多了。直到六点中,整个团队在完成最后的测试之后,整个系统完成了最终的打包发布后被放在了软盘中送往去工厂的路上。

随着太阳的不断升起,所有人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大家开始各自回家。但就在此时,Andy 发现了一个问题,当软盘中的内容为空时 MacWrite 并没有开始自动格式化软盘,取而代之需要手动点击空格后才能开始自动格式化。这一切仿佛一篇乌云笼罩在 Andy 的心头。这可能会影响 Macintosh 的展示。但整个系统已经在送往工厂的路上。

八点半左右,Steve 见到了 Andy,刚一见面 Steve 马上就问新系统做好了吗?Andy 忐忑的回答 Steve 系统已经送到工厂了但 MacWrite 还有一些问题。Steve 说这不会影响我们继续展示。Andy 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在人潮涌动之中,Steve 最终站在了展示台上,开始了 Macintosh 向大家的展示。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Macintosh 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而此时此刻的我也正是在 Macbook 上完成了这段对历史的重温。这段故事也许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精彩,但我却深深感受到了这样一个伟大的产品诞生的背后,一面是乔布斯对于发布日期的执着,另一方面是整个团队对于整个系统的竭尽全力和毫不妥协。是的,也许在向公众展示时整个系统并不完美。但她已然是一件完工的艺术品。有时候完成比完美更重要,结束比开始更重要,全力以赴比谨小慎微更重要。在这个 Steve 已经不在的年代,Real Artist Ship 比以往更重要。

blog plan

The power of abstraction

javascript and y combinator

tech lead training stuff

FE interview question

冬令时夏令时时差的处理

文科生如何自学编程

AMP 与前端开发

硅谷来信

Google 的秘密军团